中国撒拉族

首页 > 中国撒拉族

撒拉族婚葬习俗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马丽娜      浏览:1525      更新:2020-10-08

婚姻习俗

    撒拉族通行一夫一妻制。解放前,在婚姻方面有几种特点,一是男子有重婚、多妻的特权;二是男子有凭“口唤”离弃妻子的特权,即男子如果对妻子不满意,只要说三声“我不要你了”,就算宣布离婚。而女子却无权提出离婚;三是早婚现象很普遍。女9岁,男12岁,就要承担婚嫁的“非日则”(神圣的天命)。从此,阿娜们不准出大门一步,只能整天待在闺房绣花或学做茶饭,等媒人登门说亲。四是近亲通婚的较多。解放后,这些情形几乎都已改变。

    撒拉族的婚姻分说亲、行聘、婚礼三个步骤。“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这是撒拉族人形容青年男女婚姻的一句俗话。这是因为撒拉族人民长期受宗教和封建思想的影响,男女青年成婚,须由“嫂吉”(即媒人)作介绍,父母作主。撒拉人不论男女,均以做媒为荣,认为每成全一件婚事,就等于积了立一座“米那勒”(宣礼塔)的功德。在撒拉族当中,男家看中了谁家的姑娘,首先邀来“嫂吉”,致意女家。女家父母应允后,还要请其亲房叔伯俱至,其中舅舅的意见尤为重要。大家都应允后再由媒人向女家送订婚茶一份和大耳环一对。茶叶是送给父母的,耳环是送给姑娘的。当日,女家做“油搅团”请来亲房叔伯与媒人同吃,表示婚事己定,决无反悔,并当场议定聘礼。双方商定后,媒人带着余下的”油搅团“,送给男家,作为复命。

 

                      (撒拉族的婚礼)

    撒拉人不论男女,均以做媒为荣,认为每成全一件婚事,就等于积了立一座“米那勒”(宣礼塔)的功德。订亲时,男方先给阿娜送一对耳环,表示“系定”,不再许他人,几天后再送去一条围头的黑纱巾,算正式订亲。订亲全由父母做主,但必须征得近亲们的同意,其中阿舅的意见尤为重要。

 送彩礼时,声势虽大,礼并不多。送彩礼的人少则二三十人,多则八九十人,均为男人。一般人家,彩礼仅有细衣料一套(缎子或灯芯绒)、粗衣料一套(素布),还有一些化妆品,富户人家则多送一件长羔皮筒。女方给新郎也只回敬一双布鞋和一双绣花布袜。这是因为相传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与阿里成婚时,阿里家贫如洗,只有一升大麦,一个手推石磨和一床破旧的铺盖。法蒂玛非常寒心,哭着对父亲诉苦。先知对女儿耐心启迪,说人在世上,要知足,有这点家当,就应该感谢真主。法蒂玛听了,转忧为喜。撒拉族人民一直以此为榜样,忠实遵行。

   撒拉族的婚礼全在隆冬举行。除了这时节农活少,人手闲、粮油足、肉类肥而又好储藏外,主要还是人员全,所有外出的人均已陆续返家。

    婚礼一般在黄昏举行。仪式开始,先由女方的长辈在庭院里给新郎戴上新帽,系上绣花腰带,再进上房,由已婚的至亲陪伴,面对阿訇坐在炕上的木凳上。岳丈问新郎:“我女儿已许配给你了?”新郎点头允认,然后阿訇起诵“尼卡亥”(证婚赞词),把盘中的红枣、核桃分撒给室内外的观众,婚姻算正式准认。

  娶亲时,由新郎及其男亲备上骡马,前往女家迎娶新娘。到了女家,新郎及男亲都不进家门,而是坐在门外的场院里,由女家先用油香等茶食招待,饭后请到叔伯家住宿。次日,女家设宴招待,宴席仍在门外场院进行。席前先由阿訇诵”尼卡海“,即合婚经。诵经时,新郎跪在门外野地,新娘跪在家中炕上,阿訇站在院中高声诵经。诵毕,将一盘红枣、核桃、糖果等撒给门外众人。席毕新郎及男亲先回。

 阿娜出嫁这天,至亲好友,左邻右舍的男女老幼纷纷赶来,坐在新娘身旁,一边看长辈给新娘梳妆打扮,一边专心致志倾听阿娜哭唱“撒赫稀”。

   到黄昏时分,梳妆好了的新娘,由至亲长辈二人搀扶,哭唱着缓缓退出大门,在门前的场院里绕走三匝,徐徐撒完一把粮食,象征家中五谷丰登,到婆家生根发芽,然后登上新郎家送来迎亲的骡马,带上面纱,由至亲中已婚的两名妇女陪伴,其它亲朋簇拥送到婆家。这时,女方村里早先嫁到男方村庄的妇女们,端着一盘盘香喷喷的”比里买亥“(油拌的面食),在村外的道旁热情迎接,并通风报信,密告本村”挤门“的情况,使送亲者有个精神准备。

 此刻,在新郎的大门口,村里的小伙子们挽袖露臂,准备“挤门”--阻挡新娘入门。送亲的一方认为,这天是新娘一生中最宝贵的日子,应该足不沾尘,由长辈直接抱入洞房;迎亲的一方却认为这样会有损于新郎的身价,以后难使唤和驾驭新娘,硬要新娘下马步行。于是你冲我堵,兴高采烈,大喊大叫,互不相让,致使送亲的人要把新娘带回去。但这不用担心,经长者对本村嗔怪一顿,对送亲者和颜悦色地赔个不是,客人们仍和好如初,一一返回,上炕入席。

 新娘就餐前,由至亲长辈作一番美好的祝福,然后用筷子揭开新娘的面纱,撒拉语叫“巴西阿什”。这双象征吉祥的筷子,新郎家一定要破费收回。餐毕,新郎家的妯娌们端一盆净水,前来向新娘索取喜钱。她们用筷子或手搅动盆里的水,让新娘把铜板丢在水中,象征婆家清白似水,愿新娘深扎根,结硕果。撒拉语称此为“盖吉尔桥依”。

 这时,年轻人纷纷起来,把新郎的父亲、哥哥、阿舅捉起来,满脸涂上锅灰,头戴破草帽,眼挂空心萝卜镜,用木棒抬起,或让骑牦牛转圈,热闹非凡,直到讨得一笔可观的喜钱方才罢休。接着就表演“骆驼戏”、“宴席曲”。

    当晚成亲,次日鸡鸣而起,新婚夫妇各依伊斯兰教进行沐浴,并盛装出门,拜见公婆和长辈,新郎赴女家拜岳父母道安。在大庭广众中,女方还要开箱"摆针线",陈列陪送新娘的嫁妆,大伙儿一一观赏新娘的精心刺绣,新娘还要给男方家人和叔伯至亲送刺绣的鞋袜、枕头等。为了表达对新娘家长及至亲们的深情厚谊,男方也拿出一部分钱财,予以酬谢。 对送亲者,先以茶食招待,路途远的,当晚分别请到本"阿格乃"、"孔木散"家去住宿,次日,始摆宴席款待。宴席毕,还要分送"肉份子",凡女方的至亲远房,不论老少都要分送煮熟的牛、羊肉一份;给新娘的父母至亲要送钱或衣料。随即,由女方一老者说几段"吾热赫苏孜"(婚礼赞词),祝愿新婚夫妇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嘱托亲家对"羽毛未丰、年幼无知"的新娘多加爱护,言传身教。

(文章来源:中国网综合消息)

    丧葬习俗                        

    在撒拉族当有人病重时,其亲朋好友都要带着茶、糖等礼物来探望。如果平时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如背谈、造谣中伤、冤枉、欠帐等,病人和探望之人要相互取得对方的口唤(即原谅对方)。关于宗教责任,如没完成应做的礼拜、应封的斋等,病人要向安拉求饶,进行深刻的忏悔。病人临终的时候,病房内绝对禁止吵闹,除亲戚骨肉外,他人不得入病房,此时有一个深晓伊斯兰教义的人昼夜侍候在床边,时时提醒病人,使病人全神贯注地想念安拉。有的人家还请阿訇诵经,祈求安拉原谅病人生前所犯罪孽。病人若诵安拉之名而去世被认为是最贵重的,因此,对宗教虔诚的人平时就多念《古兰经》,感谢赞颂安拉,多念“清真言”,即“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撒拉族的葬礼,因撒拉族群众信仰伊斯兰教,其葬礼一般按伊斯兰教规定进行,习惯速葬,一律土葬,不用棺椁。

    人去世,被称做“口唤”或“无常”(经堂汉语),而忌讳直接说“死了”。人去世后,要顺其手足,合口,瞑目,理发须,然后把遗体放在尸床上,而且面朝“克尔白”(沙特麦加天房)而仰卧,家人围尸哭泣。此时,该家“孔木散”长者要派人告知亡人远方亲戚,以及邻近村落的“者麻提(阿拉伯语,原意为集体,此处指在同一个清真寺做礼拜的人。)”,并通知葬礼进行的时间、地点,请他们来参加葬礼。亲友一般带着两包茯茶或一定的钱,到丧家吊唁。至丧家后,亲友都要痛哭缅怀亡人生前的各种美德,抒发对亡人的眷恋之情。

    人一去世,清真寺马上通知村里年轻人到坟园去挖坟坑。过去,每个“孔木散”都有自己的公墓。现在,部分村里的“孔木散”仍然有自己单独的公墓,而部分村全村只有一个公墓。坟坑大小因人而异,成年人的坟坑深约2米,小孩的则浅一些,长度比亡人身长略长,宽约0.8米。坟坑方向为南北方向,在底部西边要挖一偏洞,为放置亡人遗体的地方。撒拉人认为,挖坟坑是一种善行,坟坑挖得多,自己死后不会被问罪。

    在挖坟坑的同时,同“阿格乃”或“孔木散”中有威望的人开始替丧家筹办丧事。若是父母亲去世,嫁出去的女儿要在三日内送来300斤左右的粮食和一只羊。若嫁出去的女儿较多,还轮流在亡人去世的头七、二七、三七之日煮麦仁饭。若无女儿,则由儿子来煮。埋葬时,施散给葬礼参加者的钱物由儿子承担,若儿子较多,其费用分摊,若只有一个儿子,则由其全部承担。现在中等人家的这种费用需四五千元左右。

    把亡人从家中抬出去之前,要给亡人洗浴身体,洗浴亡者的一般为宗教品位较高的人。给亡者净身,撒拉语“苏土特”(抓水)。洗浴方式为:从头到脚,从右到左,遮羞体,裹白布(从膝盖至肚脐眼),洗浴动作要在一布单底下进行。待洗净擦干后,要撒以红花或麝香,再用白布裹住其身,就是“穿克凡”。成人的“克凡”布需三丈左右,男的要做成三件,女的要做成五件。里头背心小,要露出手臂,套头,露出膝盖;中层由颧底(下巴底)至脚踝,除头、脚外不露出其余部分;外层要包裹全身,女的另有盖头、腰带。“克凡”穿毕,将亡人置放于专门的遗体木匣内,上面用一线毯盖住,由十几个年轻人抬至清真寺或坟地,举行殡礼。抬遗体出门时,先出头后出脚,殡礼不能在正午或日落以后进行,一般在伊斯兰教的晌礼、晡礼时间举行。人死以后,一般都要速葬,当天去世就要当天埋葬。若直系亲属如子女或出门在外,无法当天赶回来,可适当等候,但一般不超过两天。

    埋葬亡人时,要转“菲提勒”。“菲提勒”就是用手巾包起来的施散给众人的一包钱。伊斯兰教规定,男到12岁,女到9岁,便算成人,要履行主命。从这个时间算起,直到去世,期间所未能完成的主命,必须交罚款。如缺一番礼拜,得交三斤六两小麦。若一男人50岁去世,按38年内所缺主命次数受到罚款,罚款要施散给贫穷之人或阿訇等宗教品行高尚的人。若付不起全部罚款,可将一年的罚款用布包起来,在坟园里给围坐一圈的老人或阿訇、满拉施散。其方法是:亡人家属将一包钱诚心诚意地送给一个人,该受钱人也诚心接受,然后又诚心回送给亡人家属,如此从一人手中转到另一人手中,一直转给38人。如果转“菲提勒”时,某受钱之人将钱不再送还给亡人家属,该家属也不能索要,因为钱是真心送的。但这仅仅是想象中的事情,在撒拉族地区从未听说有此类事情发生过。象没有封斋、有能力而在古尔邦节不宰牲的人等也要交罚款,其方法一样,只不过罚款数额有所不同而已。也有的人以古兰经代替钱来转“菲提勒”,他们认为古兰经是无价的,能抵任何数额的罚款。转完“菲提勒”后,要做殡礼,参加殡礼的是全村的男性,富有者还邀请邻村男性,甚至其他“工”里的男性。参加殡礼的人要排队,面对亡人做两番礼拜,前面由阿訇领拜。

    殡礼结束后,开始埋亡人,两三个品行高的人下坟坑,把用白布裹好的亡人放进偏洞,亡人头朝北,脚朝南,脸朝西,再用土坯封住偏洞口,待里边的人上来后,周围的年轻人迅速填土,最后堆成一个坟包。之后,阿訇开始念古兰经。其意在于:填坟时有两位天仙向亡人询问有关宗教知识及其平生所干善恶,所以阿訇念经祈祷真主能饶恕亡人的罪孽,并有助于亡人顺利地回答问题。由于教派不同,有些地区只由一人念经,而有些地区则由三十人念。而且念的时间也不一样,有些人认为念经时所有的人都必须静听,以示对古兰经的敬畏,所以填完土以后才念经;而有些地区边填边念。

    亡人去世后的一两天内,在亡人家里一般不烧火做饭,尤其是亡人去世的房间三天内不能以饭食待客,自家人也不能外出做客。当亡人家属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时候,其“孔木散”和“阿格乃”轮流将饭食送来,并且他们自动来到亡人家里,帮助砍树、劈柴、捣小麦,安置大锅,宰羊煮肉等,替亡人家属准备善后工作,减轻亡人家属的负担和悲痛。

    埋葬亡人后的第三天,亡人家里煮好麦仁饭,炸好油香,一般在晨礼结束后,把清真寺里做礼拜的人都请到家里吃饭,意在用这种方式“搭救”亡人,祈求真主能减轻对亡人的惩罚。由于教派的不同,部分撒拉族人吃完以后要诵经祈祷。这种请客活动一般会持续二十几天,甚至四十天。待客饭食多为油香、包子、碎饭、碗菜、大米稀饭等。在亡人去世后的第三天,之后的第七天(称头七),再后的第七天(称二七),再后的第七天(称三七),以及去世后的第四十天、第一百天、周年都要煮麦仁饭,请全村人来吃。做这种麦仁饭,先将小麦用杵臼捣去麸皮,然后把切碎的牛羊肉、杂碎及碗豆等一齐放入大锅中煮熟,再撒少许面粉,并调放盐、花椒,一锅醇香可口的麦仁饭就煮好了。然后,由十几个男孩子或上至村里最高处,或在村中每条巷道边走边高声喊叫众人快来吃麦仁饭,喊叫时有几句简单的词,且有固定的音调,其内容大致为:村里的男女老幼们,请带你们的碗、勺子等用具,赶快来吃麦仁饭。这种唱词及音调在不同地区有所不同。听到叫喊,人们便纷纷到亡人家来吃麦仁饭,吃饱以后,还给每人送一块肉份子,有的还送油香。对远房亲戚和村里不能来吃的人,都要送去麦仁饭、肉份子和油香。尤其必须把这这些东西送到那些在埋葬亡人的当天送来钱物的亲戚家中。

    众人接到这些东西后,便又带着钱物来“宽心”,男子一般带茯茶和钱,数目多少,随来人同亡人之家关系亲近而不同,妇女一般带面粉、青油。他们来到丧家安慰亡人家属,劝他们节哀,保重身体,生死皆由真主定夺,过分地悲哀会惹恼真主等。亡人家里要准备油香、糖包子、菜包子、碗菜、米饭等,供客人吃。

    人去世以后,其生前所用之物,包括衣服被褥、汤瓶、拜毡等都要施散给人。死者若为男性,一般送给舅舅;若为女性,一般将大部分遗物送给娘家。少部分送给舅舅。也有的人将这些遗物送给阿訇或宗教品行好的穷人,希望他们用亡人东西多干好事,如做礼拜、封斋等,也希望亡人能从中受益。

    埋掉亡人后,男性家属一般每天清晨要去坟园念经。进坟园后,要道“赛俩木”,然后蹲在亡人坟前,念古兰经中的“亚辛”、“特包热”等有关章节,作“嘟哇”,祈求亡人生前罪行能够被真主饶恕。这种诵经刚开始每天去五次,然后逐渐减少次数,但总的时间会持续三四个月,甚至半年左右。以后,改为每个星期五清晨去诵经。关于坟墓,撒拉人多不做人工装饰,个别因其教派不同而有所装饰,尤其是对其教主的坟墓更是修建拱北,装饰华丽。如果坟坑上方自然长出青草树木,则认为是一种吉祥,他们认为这些生物感赞真主的部分善行是归属于亡人的,所以撒拉人禁止砍伐坟园里的树木。而且坟园是亡人安息的地方,所以务必要保持干净整洁,坟园里不许说笑,更不许大小便,若无大小净,不能随便进入坟园。

    若去世时间是星期五、开斋节、古尔邦节,认为亡人是非常有福气的,因为这些日子都是吉祥的日子。若婴儿刚出生就去世,人们认为他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其母亲去世后该婴儿可替母亲减免一些罪行。如果母亲和婴儿同时去世,一般把婴儿放在母亲的怀里合葬。过去也曾有过两个成人合葬于一个坟坑内的现象,即在坟坑内东西两边各挖一个偏洞埋葬。

(来源:青海省旅游系列丛书《撒拉族风情》,青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文章来源:青海省撒拉族研究会)